贤良小说网

第三章左眼的变化

分类:现代言情 人气:59499 更新时间:2021-10-28
秒间的事,姜辰的视野一片漆黑,仿佛双目失明了,所见的一切除了黑,还是黑。仅仅只是一转眼的时间,整个天地似乎都被黑暗吞噬了。姜辰心中大惊,蹒跚退了几步,张口结舌,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咙中宛如有一颗大石卡住了。“怎么回事!”姜辰心里咆哮,周围的树木,山下的房屋全部都消失了,除了黑,什么都没有。忽然间,就在姜辰手足无措之际,一阵飓风吹过,飓风阴冷如冰,令他浑身鸡皮疙瘩蹭蹭地冒,头皮发麻,似乎有一个魔鬼在耳边吹着阴气,全身血液一下子凝固起来,元气滞留。飓风吹过,像一只手似的将姜辰眼前的黑暗抹去,面前露出了下方一片姜家建筑的情景,飓风再吹,头顶上的黑暗也被吹走了,露出一片晴朗蔚蓝天空。姜辰就像身在一个玻璃杯中,“玻璃瓶”的表面被人涂上了墨迹,飓风似手,把墨迹一点点抹除走。“我…”姜辰被震撼得胡言乱语,一切都异常莫名其妙,以他现在的认知,根本不知道此刻发生了什么。姜辰看到了姜家建筑中的一些弟子,他们好像并没有与自己一样身在一片黑暗中,依旧悠哉地干着自己的事,仿佛就他一个人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姜辰彻底慌了,神经绷成一条线,双眼瞪大,环顾四周,他想释放诛仙剑,却发现体内的元气根本不听从他,一时间,他连唯一的反抗力量也没有了。飓风没有再吹来,姜辰整个世界,除了头顶上和身前,其它地方一片漆黑,双眼涌出焦虑之色,心里不安,身体更是在隐隐发抖。姜辰想要大声呼救,嚎响的声音却如同泥牛入海,连回音都没有。额上急出了细汗,想要转身跑开这诡异之地,头顶上忽然响起了一声雷鸣,雷鸣之响,将原本就紧张万分的姜辰吓得差点心脏脱落。害怕之下,姜辰压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抬头看向头顶,殊不知眼前的一幕把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头顶上那片蔚蓝天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被一个庞大无比的金色眼睛代替了。一个金光万丈的眼睛,与人的眼睛没什么不同,就是金光灿灿,大,像一座山峰般大。如同一个蓝球浮现在水面之上,它的瞳孔在转动,每转动一下,漆黑一团的世界似乎受到牵连,震动难安。姜辰看到金眼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全身的力气和元气仿佛被抽空,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保持着张口结舌的样子一动不动,但他的意识却是活的。好像这一个眼就是这个世界的支柱,这个世界的核心,天地为之震动,任何东西都无法靠近它,它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姜辰心中咆哮:“我屮艸芔茻,这是什么鬼东西,我的身体。”“哧!”一声微响回荡在姜辰的耳际,金光大眼转动了,金色的眼白直视他。是的,姜辰百分之百地肯定这个金色大眼在看着他。轰隆一声,脑海中仿佛发生了十级大地震,整个脑子似乎都要被震颤出脑壳一般,仅仅一眼,姜辰浑身汗流浃背,呼吸急促,双眼瞪得铜锣般大,差点要了他半条命。金光大眼盯着姜辰十几息,好像在思考,随即转于其他地方,这时候,他才呼吸平稳下来,十几息的相视,姜辰觉得自己在十八层地狱中走了一圈。姜辰刚想松一口气,万万没想到转动的眼睛突然又向自己转了过来。“不要,不要,不要,我草!”姜辰心里鬼叫,却丝毫无法阻挡金色大眼转视于自已。金色大眼再次与姜辰对视在一起,这一次,它没有再向其它地方转去,这一刻,姜辰内心是崩溃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一眼一人对视了几十息后,在姜辰的意识即将模糊崩溃之际,金光灿灿的大眼中,恍然间射出一束近乎有形的浓郁金光在他的左眼中。顷刻之间,姜辰唯一的感觉就是痛,钻心的痛,整个左眼仿佛不是自己的,半边脸已经痛的没了知觉,身体却又不能有丝毫动弹,整个人像似在被一个疯狂的科学家在进行一项实验。“啊!!”姜辰内心中狂叫,撕心裂肺的痛,这痛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左眼像被人生生挖了出来,再装进去一个别的东西。姜辰昏厥过去了,身体瘫倒在地上,金色大眼上射出的光束依旧没有消失,如同金色的水流,流进他的体内。此过程不知维持了多久时间,像似一秒种,又像一万年,最后,金色大眼彻底消失在了漆黑一团的空中,笼罩着姜辰的黑暗宛如玻璃一样崩碎开来。一个梦,一个非常悠长的梦,姜辰好像自己做了一个梦,似梦似实,他看到了一条咆哮的黄河,顶天立地的大碑,黑漆的门…很多很多。姜辰梦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有山有水,有剑有刀,有人有兽,应有尽有,最后的最后,这些东西变成了一个万丈金光的大眼,还有若有若无的声音,像似两个人在自己耳边讨论着什么东西,之后,他醒了!“啊!”姜辰从床上跃起,第一时间的感觉就是脑袋沉重,左眼阵阵刺痛,捂着脑子趴在床上,身体微抖,昏迷过去前的一幕幕如同潮水一样涌现在脑海中。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姜辰才缓缓缓过来,仰躺在床上,呼吸粗重,手指不由摸向自己的左眼,疑惑不解道:“那个金色大眼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到底睡了多久,为什么会在这里。”略显大气的小房间正是他居住的楼房二楼,他应该昏迷在后山才对。一肚子的疑问,姜辰却不知道去问谁,脑海中一道灵光之后,立刻盘坐在床上,灵识内敛,直通腹部而去,当发现腹部丹田中的九印诛仙剑时才大大松上一口气。这九把小形的诛仙剑就是所谓的九印,彰显姜辰现在的实力是九印,只要将这九印融合在一起,他便可成功进入小器阶,可惜的是,半年来他尝试了无数次,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还受到不少反驳。姜辰大吐一口气,灵识回归身体,轻声道:“实力没有什么变化!眼,对,我的左眼。”从床上一跳而下,迅速来到一桌子边,拿起桌上铜境便照了起来,左盼右顾之后,姜辰骤然发现自己的明亮清凉的左眼竟然多了一分朦胧淡淡的金色。见鬼似的扔下铜镜,急忙退上几步,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脑海中的不解犹如泉涌,自言自语道:“这到底是怎样回事。”姜辰来回度步,心中焦灼,差点想释放诛仙剑把左眼挖出来一探究竟,最后…他实在是没这个胆量,只能坐在床上思索起来。片刻后,他咬了咬牙,抱着爱咋咋地的心态将这事扔在一旁,指着自己左眼,愤愤道:“管你丫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威胁到我的生命,我定会将你挖出来踩碎。”姜辰虽然不知道自己昏厥前见到的那一个金光大眼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但眼中的那一点点金色可告诉他,这事是真的,而且可能自己的左眼中隐藏着那只金眼。恐怕这事有些不简单,可能是一些绝世强者闲得无聊随便找个人,当然姜辰就是那个不幸的人,在他身上做了什么,反正他也是烂命一条,身上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别人如此大费周章,想想也觉得没什么所谓。“呼!”姜辰算了对这事有了自己一定的肯定,吐出一浊气后,淡淡的道:“也不知道昏迷多久了。”随着,姜辰徐徐走到门前,一把将门打开,唰地一下,刺目的晨光从空倾洒而来,让他不由下意识的伸手去挡,看情况,他是昏迷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当适应了久违的阳光后,姜辰骇然发现自己的门外边上多了一名中年男子。姜辰无意间上下打量了一下中年男子,发现自己仿佛能将其的一切看透,实力是小器阶二印,身负两种凡阶器术,倘若要战胜他,自己要付出一定的流血代价。脑海中被一道道信息挤压,左眼更是有些微刺的感觉,诡异的一幕还在后面,姜辰惊悚地看见中年男子从一个成年人变成一个婴儿,又从婴儿变回成年人,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似乎中年男子的一切都在自己眼中。姜辰心中惊涛骇浪,急忙一巴掌捂住左眼,勉强地对中年男子笑了笑。中年男子微微弯腰道:“少家主,你醒了,今天是家内的比试,一早姜维少主他们便去了演器堂,家主让我留下来守护少家主,倘若少家主醒来,让你尽快赶去演器堂。”姜辰心头一颤,跨步走入房内,将中年男子胡乱打发离开,从他口中得知,自己已经昏迷了五天之久,已经到了家内的比试日子。虽说自己昏迷了五天让他觉很诧异,可是左眼的变化让他更加的心跳加速。捂着左眼的五指一根根打开,当整个手掌拿开之后,目光扫向房内的一张椅子之上,先前诡异的一幕又出现了。姜辰看见椅子变成了一颗绿色的种子,秒间,种子发芽,长成一棵树苗,树苗变成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树,树叶茂密,沙沙作响。这一次,姜辰看清楚了,这棵遮天蔽日的大树是一道虚幻的影子,而真正的椅子却停留在大树虚影的中心。“这…”姜辰被震撼得难以说话,他左眼看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有一道它原本的样子虚影在周围,从无到有,从种子到树木,从乌泥到茶具,只要被他看见的东西都有这一个规律。姜辰将体内的震撼压下,又惊又喜,惊的是他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喜的是,他能将别人的实力,修炼的器术,还有能不能战胜对手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无疑是他一张天大的底牌,将敌人的一切看透,是每一个人的梦想。姜辰最后发现,只要元气不通向左眼就不会有这些东西出现,差点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啧啧,天不亡我嘛,哈哈,对上姜维应该不会太过艰难了!”姜辰喜色表于颜言,同时对那金光大眼多了更多的疑问。“一昏五天,是时候出去透透气了,冷眼冷言我还没受够么,呵呵,能不能进入皇城家族,那不是我的梦想,能杀姜维和姜风就行。”话罢,姜辰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双眼微眯,尤其是左眼,金光点点,脚下一迈,往演器堂走去。

精彩评论(601)

  • 阳义阳
    于何诗诗,柳晴犹有愧悔之,其知其抢了其人!
    2021-10-28 348
  • 龙飞九天XL
    相视一眼,苏宇笑道:“欲噬我之神文?”
    2021-10-28 712
  • 落雪煮茶
    或,恨不得时伏道者自。
    2021-10-28 444
  • 棉衣卫
    故,今吴苗苗来找吴悠悠为也,不可妄求吴悠悠。“我是男朋友买之,
    2021-10-28 400
  • 轩花落影
    “……别画矣,”季绾绾忍不住吐槽,“前汝画之百灵鸟,
    2021-10-28 540
  • 翩鹊
    亮子则合,惟汝本王才放心。云儿你把合样本得矣,
    2021-10-28 440
  • 进击的法斗
    “忘矣,久不与众聚矣,故聊殊之开心,一日而忘之矣。
    2021-10-28 797
  • 九尘空
    闻之,时欢即看向褚修煌。
    2021-10-28 906
  • 慕容梨落
    用生者之见莫名喜与激动,并著行皆轻数。
    2021-10-28 902
  • 墨池涌泉
    林苏出系林睿之室而入之系白婉婷之室。
    2021-10-28 442
  • 清风阿木木
    “阿澈公何与我言,又非吾亦被害者,我安慰汝犹然我。”
    2021-10-28 104
  • 贝若夕
    汝于二叔智商高些,犹疑矣,渠无疑,嗟乎。”南宫浅说至后叹。
    2021-10-28 745

目录

佐藤遥希番号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