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良小说网

第二章姜维

分类:现代言情 人气:59499 更新时间:2021-10-21
“下品元气晶石!”姜辰诧异惊心,这种东西可蕴含不少元气,姜家中没有多少。元气是什么,是人类提升实力的必需品,存于天地中,人类吸取元气提升实力,而元气晶石却是天地元气孕育的晶石,分为精、上、中、下,四品。姜辰面露喜色,下品元气晶石姜家弟子一个月才能领取一杖,他的早就用了,这杖下品元气晶石应该是姜娇娇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的。刚想伸手去拿来看看,殊不知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鄙视的话语。“废物命器就算了,想不到连人也这么不要脸,连女人的东西也想要。”冷漠无情尽带嘲讽的语言不是非常响亮,却传入演器堂所有人的耳中,所有人的目光被招引,纷纷扫视在演器堂入口处。姜辰抬起的手僵住了,清凉的双眸微微一眯,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与姜娇娇把目光移向演器堂入口处。见到出言不逊的人后,姜辰眼中不由涌现了一丝杀气,舔舔唇齿,道:“我倒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狐假虎威的家伙,姜风!”演器堂入口处不知何时来了三四个年轻的姜家弟子,领头的一人正是出言讽刺姜辰的姜风。姜风是姜维的亲弟弟,实力在器醒阶七印,仗着姜维,他可谓在姜家作威作福,矛头更是直指姜辰。“呵呵,姜辰,再给你得意几天,五天后的家族比试,只会是我和哥哥胜出,进入皇城的两个人,肯定是我们!”姜风一脸不屑,继续道:“而你和你父亲,将会被驱逐出家族,你父亲的家主位置坐得够久了。”姜辰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线,逼视姜风道:“你太高估自己了,能进入皇城族内的两人,会是娇娇和姜维,你?不知廉耻!”五天后的家族比试会挑选出两名弟子去到皇城姜家深造,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皇城姜家分出来的散支家族可不止他们一家,每三年挑选一次,每一次进入皇城姜家的人,实力都会有质一般的提升。对于每一个散支姜家来说,皇城姜家可是一个命器殿堂,无论是底蕴还是强者,都非常强大,在强大的外力辅助下,实力想不提升都难。倘若姜维进入了皇城姜家,姜辰与姜长生必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牵连,被赶出姜家是极有可能的事。姜维的命器是罕见形的焚天炉,加上自身天资惊人,进入皇城姜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姜辰只是怕因为自己,而牵扯到姜长生。姜风瞄了瞄一旁正在磨牙搓掌的姜娇娇,顿时脖子缩了缩,后者可是姜家出了名的母老虎,谁招惹到她都没好果子吃,连姜维皆有些惧怕她呢。姜风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仗于自己哥哥是姜维,依然出言讽道:“那也轮不到你说,到时候自会分晓,倒是你,我好像看到了你和你父亲沦落街头的样子,可惜了长生叔叔一代大器阶风范。”“你是在侮蔑我父亲么?”姜辰的脸颊一下子全部拉了下来,眸子中杀意丝毫不掩饰。姜风和姜维是大长老的儿子,三人可是窥视家主之位许久了。感受到姜辰的杀意,不少人心头一颤,虽说他命器不堪,但是现在他还有实力压制这些人,毕竟整个姜家,年轻一代只有姜辰与姜维达到器醒阶九印而已,其他人,依旧在六七印徘徊不前。姜风一行人陡然感到一阵心悸,还是勉强作势,道:“你想做什么!”“杀你!”姜辰从地上一跃而起,体内元气催动,意念一动,诛仙剑呛地一声绽现在他身后,剑气凌人,剑鸣回荡间,一阵阵竹叶被剑气斩落。“唰!”话音刚落,姜辰持着诛仙剑悄然出现在了姜风身前,锋利剑尖离后者的喉咙仅有几寸的距离,只要他轻轻一动,诛仙剑毫不费力便能插入姜风的脖颈。“嘶!”周围姜家的弟子倒吸冷气,双眼瞪大,难以置信注视两人,姜辰的狠辣和果断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姜风蓦然两额布满了冷汗,不敢有一丝细微的动弹,像似被钉死在了地上,张口结舌道:“你…你居然敢对我出手?就不怕我哥回来找你秋后算账么。”姜风被诛仙剑威胁着,依然嘴硬,直接搬出了在外历练的姜维。“嗡!”姜辰手上一震,诛仙剑震出响亮剑鸣,晶莹剔透的剑躯上透出浓浓的寒冷剑气,将姜风的长发斩下不少。“死到临头还嘴硬,你觉得我现在要杀你的话,姜维能来救你么!”姜辰冷笑道,诛仙剑被推前了两寸距离,剑尖还没触及到姜风的皮肤,可怖的剑气已经把他的皮肤划破,点点鲜红流了出来。“快去叫大长老!”演器堂中的弟子们知道事情恐怕会一发不可收拾,急忙想要去叫人。姜娇娇无奈地摇摇头,她刚想出言阻止姜辰,岂料一道令人哗然的声音愕然回荡在人们耳际。“姜辰,你这是在逼我杀你么?”不可一世,自信满满的冷声响彻青竹林,场中的弟子纷纷将目光投向青竹林的深处,那里有一个衣着华丽,剑眉星目的少年从中缓缓走了出来。“是姜维哥哥,他什么时候回来了,不是说要离家三个月么?”不少人脸色涨红,亢奋不已,有些女生双眼都冒出了小星星,一眨不眨地看着缓缓走来的姜维。姜辰心中一沉,转头看过去,发现姜维已经离自己两人十几步远的距离,一脸淡笑盯着他。“哥…”姜风刚想出言求救,殊不知姜辰把诛仙剑轻轻往前一顶,剑尖深入姜风皮肤下,鲜血加速流淌。“呵呵,实力没长进,脾气倒是倔了不少!”姜维一点也不紧张,在两人几步外停了下来,星目一张,一股热浪从他身上扑袭而出,肩上突兀出现了一朵赤焰火苗。袅袅而升的火苗内有一道影子,那是一个金黄的小炉,三足两耳,正是令姜家所有人火热的焚天炉,真正的姜姓一脉命器。焚天炉一现,顿时让所有人移不开双眼,包括姜辰,整个演器堂被一股炙热气氛笼罩着,小器阶的气息更是压着不少人节节后退。姜辰暗地里咬咬牙,他先前还真的有意要杀了姜风,不过此时已经不可能了。姜维是姜家第一天才,两个月前就已经进入了小器阶一印,以自己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击杀姜风显然做不到。“嗡!”姜辰深吸一口气,诛仙剑咔地一声,诧异地炸裂开来,化作点点晶光飘过,姜风急忙退于姜维身后,擦拭着脖子都的鲜血,怨恨地盯着姜辰。姜维笑了笑,道:“剑倒是锋利,可惜没什么用!”姜辰别了别嘴:“是么!杀他足以!”“呵呵!”姜维意味深长地笑着,带着姜风与姜辰擦肩而过,留下一句笑言:“五天后见!”,随即便带着姜风离开了演器堂。两人离开后,演器堂中依旧寂静无声,众人羡艳的目光停留在门口处。风吹竹摇,片片竹叶打旋飘下,晨阳变成了烈日,阳光开始越来越炽烈。姜娇娇美艳小脸勉强爬上几丝微笑,莲步迈动,小跑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出声,便让姜辰出言打断:“想安慰我的话,就别说了,那个没什么用。”姜辰故作坚强,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眼中的气愤与不甘,明明自己的修炼天赋和姜维相差无几,却因命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死对头离己越来越远,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感觉会让人疯狂。姜娇娇明亮双眸眨了眨,纤手张开,把元气晶石伸到他的身前,意思很明显,让姜辰收下。姜辰瞄了一眼演器堂的几十名弟子,发现他们眼中尽是怜悯之色,不由心中有所触动。缓缓摇了摇头,将姜娇娇的纤手推开,轻叹道:“你留着用吧,元气晶石对我作用不大。”随即,便离开了演器堂,姜辰前脚刚出门口,后面的弟子顿时交头接耳起来,不屑、鄙视、冷漠,应有尽有。姜娇娇轻咬贝唇,看着离去的姜辰,也是轻吐一口气,迅速转过身子,大眼睛一瞪,对着几十名弟子斥道:“不用修炼了吗?是想让我帮你们松松骨头?”几十名弟子陡地一震,立刻各自释放自己的命器,修炼起来。时值烈日当空,烈日如炎,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而下,令大地处于一片蒸腾之中,树木微垂,收敛枝叶,恹恹不振。姜家的后山,在那片投射着被树木切割而开的明亮光斑的空地小斜坡上,姜辰仰躺在小斜坡上,四肢张大呈大字形,他在这里已经一个多时辰了,仿佛睡着了过去。一缕微风吹过,姜辰耳朵动了动,清凉双眼突兀张开,几息后,嘴角不由微微上扬,笑道:“父亲,你要和我玩捉迷藏呢?”“哈哈!灵识果然不错,这也能发现我,比我还要强悍,不愧是我儿子。”醇厚的笑声过后,一道身影从树林阴影中走了出来,来到姜辰的身侧,此人正是他的父亲,现任姜家家主,姜长生。姜长生可是大器阶五印的强者,命器也是一个炉子,不过是一个水炉,名为天水炉,算是普通形中最为接近罕见形的命器,与朱家家主是丹朱城最强者。姜长生身躯伟岸,五官与姜辰有几分相似,别了一眼地上的姜辰,笑道:“听说你早上和姜维两兄弟发生冲突了?”“又不是第一次,倘若姜维不出现,我会杀了姜风!”姜辰瞳孔深处闪过一抹杀意。姜长生在他身旁坐了下来,道:“啧啧,够狠,可惜不够果断!”“少打击我了!”姜辰舔了舔唇齿,有些沉重道:“父亲,五天后,我可能会拖累到你。”话音一落,两人沉默了,久久不言。良久后,姜长生笑道:“你的诛仙剑不差。”“娘亲,娘亲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离开我们!”姜辰看着空中飘过的云彩,眼前闪过一个画面,一个容貌惊世的女人,抱着一个两岁的小孩。小孩哭喊,女人流泪。那个小孩就是姜辰,女人则是他的娘亲,在他两岁的时候,他娘亲在一个深夜离开了他们爷俩,直至今日。“你娘…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呵呵!”姜长生眼中涌现了浓浓的怀念之色。“走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姜辰还想往下问,殊不知姜长生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由翻了翻白眼,道:“每次问到娘亲的事就逃避,有意思么。”姜辰大吸一口气,目光牢牢锁定空中的一朵云彩,心里思绪万千,刚想起身走人,岂料下一秒,眼前的晴朗天空突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刹那间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黑暗笼罩了。

精彩评论(601)

  • 杀鱼少女
    媪望拜后,目出惧色,低声答曰:“速去!”连地之蔬不收,径去,
    2021-10-21 370
  • 青衣陆逊
    太后乃谓,云妹妹还,绣儿却都清减矣。而二子真之说于目。妾亦望吾王子孙。
    2021-10-21 734
  • 夏日未漾
    燕千从地上爬起,胸之痛使之容狞。
    2021-10-21 466
  • 不要尬舞
    老卒,十七夏兰兰行佣之,以美又无文,遽行上了卖色之路。
    2021-10-21 422
  • 老鼠是我
    李萍姊弟做了革命之先事,而其帝师,为之保驾护航,使皆为可。
    2021-10-21 562
  • —方无
    火舞道:“说了,因买之。”
    2021-10-21 462
  • 一夜笑
    以其隔界裁而为一苏绣旗袍之料子。前后身皆有绣,是直织之,非工绣之,
    2021-10-21 819
  • 思念轻轻
    寇仲陪之叹,手搭上肩之,慰之力以楼紧,笑道:「人之与
    2021-10-21 928
  • 会摩擦的静电
    一旦出,两凝绝,“大哥,彼若万族不退……此人则危矣!”
    2021-10-21 924
  • 阅剑知其主
    “有约三二十人方与群冰川巨狼斗。”
    2021-10-21 464
  • 猪小小
    看了几家店之服之,无市,皆不喜之,阮冰月固一大省者,不悦之言,
    2021-10-21 707
  • 一夜笑
    目与一眼连结,又通脑内之目细胞区去。此双目掌之但收光,真
    2021-10-21 110

目录

佐藤遥希番号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