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良小说网

登峰造极的罪人

分类:现代言情 人气:46035 更新时间:2021-11-30
申公豹年轻的时候,经常会做一个梦。在梦里,申公豹身处寒冷的洞穴,怀抱一个女子,女子的身体是冰冷的,僵硬的,完全一副濒死之状。一道白光探入洞穴中,暖暖的白光中,有话传来:“申公豹,你确定要这样做?!”申公豹认真思考了一秒,挠头答道:“还是这样吧。”“你想好说什么了吗?”“没什么说的。”申公豹摇摇头,不过很快,他改变了主意:“告诉她,要自在点好,不要苟活哈!”接着,白光将他“吞”了进去。每次梦到这里,申公豹都会惊醒,并感觉到极端的……饿。“我叫申公豹,昆仑山第三代弟子,拜元始天尊门下,虽然他从没指导过我……我吧,总的来说还算是个优秀青年吧,就是食量大了点,哈哈……总之,你只要看一眼,就能从人群中把我认出来……恩,我长得的确很独特……”他经常这样跟人介绍自己。这个叫做申公豹,食量极大的家伙,日后犯了大罪,他是在吃早餐前被黄巾力士逮捕的。传说申公豹在没吃早餐的情况下,功力只能发挥十分之一。且不论这话的真假,但在当时,申公豹没有做任何抵挡,就束手就擒!不得不说,黄巾力士们的情报工作没少做。紧接着,被囚禁一段时间后,申公豹被押送至昆仑主峰顶,一个叫做麒麟崖的地方。封神界有句俗话:不上昆仑不识仙。昆仑山自古就是封神界最高的山,也是仙人最多的山,这个没有之一。所以啦,昆仑山主峰——玉虚峰顶上的麒麟崖就是这封神界最接近天空的地方了。这种好地方,没有建什么大行宫、楼宇之类的就太浪费了,所以麒麟崖上自然有一座玉虚宫。玉虚宫对于众阐教仙人的地位,相当于紫禁城之于众朝廷大臣那般重要。由其宫延伸而下,是玉雕砌而成的一百八十八级走道,由下至上看,俨然一条通向天国的阶梯。申公豹被押送的当天,玉虚宫里挤满了来自各山头来的仙、道众人,他们要见证罪犯伏法,并以此鞭挞各弟子。当日天朗气清,在玉石道上,能够清晰地听到由铁链敲击玉石,而发出清脆的“噼、啪”声。一个布球由玉石道旁由高向下滚落来。尽管双手被沉重的铁链束缚住,可这不影响申公豹轻松地接到球。一个小女孩跟着球跑,最后停在申公豹身前。申公豹蹲下,微笑,伸手,把布球还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接过球,她瞅着眼前这位大哥哥——满是友好且苍白的脸,以及身上厚重的手链和脚镣。“咦?大哥哥,你怎么被铁链捆绑着,你是罪犯吗?”申公豹笑着,点点头。“奇怪,大哥哥犯了罪,怎么一点也不难过……”申公豹也是楞了一下,接着他很认真地对女孩说:“大哥哥我虽然犯了罪,不过正好,有个心愿让我实现了,两相抵消,所以没什么心理负担。”“哦?大哥哥的心愿是犯罪啊!”小女孩歪着头。为避免误导未成年人,申公豹慌忙解释:“身为阐教道家弟子,一定牢记阐教五律,像我这样犯罪,下场是很惨的!”说罢,为了表达出“惨”这个中心思想,申公豹张大嘴,拉长脸,眼珠使劲向上转,手拉眼皮向下,两眉紧皱:“到时候,各路厉鬼可是会来找你的哦~~害怕吧,害怕就乖乖的。”不想申公豹这副“鬼脸”并没让女孩吓住,倒逗得她大笑起来。笑声引得一位女道士从后赶来,她一把抱住小女孩,将她带离申公豹。女道士双眼警惕着申公豹,一张嘴悄声对小女孩说:“我的小祖宗,真不该带你上麒麟崖来。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千万别靠近‘异人’,他们是凡人和妖精生下的孽种,身上的诅咒是会传染给你的。”女道士指了指申公豹:“看清楚没?这个犯人就是‘异人’!你还凑近了和他说话?”说着,女道士将布球踢得远远的。“……申公豹,我们还是快走吧。”申公豹身后,一位佩着大剑的黄巾力士勒紧了铁索。女道士口中,那拥有一半凡人、一半妖精血统的‘异人’——申公豹,笑着点点头。他的身后,是小女孩传来的哭声。那布球从玉石道上高高落下,消失在了云雾中。玉虚宫内,高台宝座上坐着一位白发白胡白衣的老道士,他目光呆滞,手心攥紧了却全是冷汗。老道士身旁,一个三四十岁模样,身着红衣,挺有大哥范儿的道士正在来回踱步,他双手背在身后,目光警觉如鹰,视线之下,聚集了昆仑山一干众仙。昆仑十二金仙,能来的都来了。他们身后密集的人群,是各自的得意门徒。突然,一对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所有人齐刷刷转头看,可惜,来的只是两位妙龄女道士。她们冒失地跑进宫,聚集在昆仑十二仙之一慈航道人的旗下。“你们俩怎么这时候才到!”两位妙龄女道士的师姐严厉问道。其中稍显稚嫩的女道士立马低头认错。而另外一个绑着紫色发带的女道士回应:“师姐,我们想为师父讨个公道。”这位师姐迅速捂住女道士的嘴。“什么公道不公道?那高台上说的就是公道,小心你的嘴!”女道士只能不甘地点点头。此时,殿外传来了铁链敲击玉石道的响声。申公豹来了!他在两位佩剑黄巾力士的押送下,迈入玉虚宫。这引发玉虚宫一阵喧哗。“啊?”紫色发带的女道士颇为惊讶。“阿琞,你怎么了?”她身边的师妹拉了一下她的衣襟。“这个人,我好像认识他。”“哦,你忘了?三天前他出手帮过我们。”紫色发带的女道士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当时我还怀疑呢,现在我确定……我在很久以前,就认识他。”申公豹被带到高台前,被压着跪了下来。高台上,红衣道士一挥手,台下顿时安静无声,接着,他高声问道:“台下跪的可是申公豹!”“弟子申公豹,拜见广成子师叔,拜见元始天尊。”坐在一旁的白衣老道微微皱了眉,没有多余反应。红衣广成子:“申公豹,有几件事,让你确认一下。”“哦,知道。”“第一件,你的昆仑同门,韩毒龙、薛恶虎可是你杀死的?”“是我杀的。”在一旁昏昏欲睡的白衣老道,此时猛地睁大眼睛,吃力地问:“你确定?申公豹,你想清楚了再如实回答。”“答天尊。刺杀韩毒龙、薛恶虎之事是弟子所为。”这一下,台下炸开了花,不少昆仑仙道都把目光集中在痛失徒弟的道行天尊身上。道行天尊似乎酝酿好了情绪,他抬头,高举双臂对着宫殿的天花板高喊:“二位爱徒……。(省略)”广成子继续问:“第二件,你的代理师父,昆仑十二仙之一的黄龙真人是否是你杀死的?”这个问题似乎触动了申公豹,他一时说不出话,只能低着头,看起来在压抑情绪。当他再次抬头,便淡然答道:“是我所为,我杀了我的代理师父,黄龙真人。”广成子身旁,白衣老道元始天尊咳嗽了一声:“申公豹!你确定?”申公豹点点头。实际上,他有些哽咽而无法张口回答。“申公豹,当年黄龙真人力排众议,让昆仑山接受你这么一个半凡人一半妖精的‘异人’!没想到你居然这样对待你的恩师。”同为昆仑十二仙之一的清虚道德真君喝道。其他人也在感叹:‘异人’终究是‘异人’,心中险恶,是教不好,不可道化的。广成子继续问:“第三件,你是否进入过玉虚宫后的封神柱,盗走了封神界八大创世法宝之一:太极图?”“哦,是我。”“你怎么了?”“是我盗走了太极图。”申公豹抬高音量答道。元始天尊狠狠地闭上眼。玉虚宫里响彻着众仙、道对申公豹的谴责谩骂,各种不堪入耳的侮辱在申公豹耳边响起。唯独紫色发带的女道士显得很不舒服。“阿琞,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她身边的师妹又拉了一下她的衣襟。“我……不知怎的……感到很不舒服。”“阿琞姐就是太善良了,你不要太难过,黄龙真人虽被杀,但杀人凶手不也找着了?”“不,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感到……难过。”广成子忍着情绪,问:“既然如此,那么你要为自己犯的罪赎罪。不过,如果你能将太极图交出来,可以减刑。”“我在牢里已经说了,我交给了另一个人,他的事,我不会说。”广成子彻底愤怒了:“你别忘了你是昆仑的道士。你就算是死,也不说么?黄巾力士!”两个身形巨大的金甲黄巾力士将申公豹死死压在地板上。广成子呵斥:“申公豹,你残害同门,杀害恩师,盗取法宝,罄竹难书,你将被削去所有武功法术,并赐你一死!如果你交代太极图的去向,那你的魂魄可以自由转生。若隐瞒不报,那你的魂魄将被禁锢在北海深渊,永远不得转生。”申公豹先是闭上眼睛,随后他朝元始天尊,磕了一个头。“有关太极图的去向,我不能说。”元始天尊在心里默念:“申公豹,看来你是抱着必死的心来的,我已无法阻止你了。”

精彩评论(465)

  • 卧牛真人
    手收了归来,简念看zwnj;着空中浮之字迹,面无什么色zwnj。。
    2021-11-30 215
  • 一语道破
    主犹欲言,而为白流川断:“不用也,下之。”
    2021-11-30 222
  • 几回又逢君
    而苏宇,但知,元人有死。
    2021-11-30 161
  • 离剑天涯
    不!君勿弃玄烨可乎?玄烨伤君之心,其后不矣!
    2021-11-30 560
  • 把水问青天
    易之数字,令兄秦柏彦陡然起了身。
    2021-11-30 614
  • 梦游的周公
    其实,吴悠悠倒是无所谓,其觉,朝夕所温泽阳者之,
    2021-11-30 459
  • 时光圣典
    苏婠婠颔,“那……汝自视何!,我先去。”
    2021-11-30 463
  • 龙冥剑意
    叶浅时又羞又恼,直也拒绝。
    2021-11-30 614
  • 连小车
    不欲坐待方晨,终胜出助其水手运诸大者,又方凡物收停后,
    2021-11-30 413
  • 冷月天下
    出十里,萧峰曰:“阿朱,我无害光师之意,之。……其……又何苦如此?
    2021-11-30 365
  • 把水问青天
    此三日中,尚有数事,是以宸人已在外,亦闻其风。
    2021-11-30 483
  • 冷月天下
    固,不得已,苏宇亦不干。
    2021-11-30 700

目录

佐藤遥希番号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