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良小说网

上卷《无声》第一章开始

分类:现代言情 人气:25938 更新时间:2021-10-24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当我们见惯了世态炎凉,可能会觉得最可怕的是人心,可是如果出现在身边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诡秘的身影,那些让我们看得见,却摸不着的东西,我们往往最害怕的,不是外界施加的,而是内心深处的那个身影,黑暗而又神秘......我从小便觉得自己应该是出类拔萃的,走到哪里都应该被重视的,那些发现不了我的优点的人,都是俗人,可现实一次又一次地打击了我,考高中,发挥失常,离自己梦想的重点高中仅仅差20分,考大学,老天又一次的和我开了个玩笑,我再一次离我梦想擦肩而过,终于,我意识到,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既来之,则安之。松江医学院神秘的传说,随着我的到来,也即将浮出水面!96年的九月份,仿若熔炉,炙热的高温,让人呼吸都困难......重重的行李箱被我拉在身后,下了火车站,叫了个出租,终于来到了大学,校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车辆,叫卖的小贩,让我熟悉而又陌生。这里,是我新生活开始的地方,每一个青春的天之骄子绽放的地方,气派却不失优雅的大门让许许多多路过的人驻足沉思,不知是遗憾,还是悔恨。顾不得去看,赶紧低头拉着自己的行李,去寻找报到处。报到处很容易寻到,学校为了不造成拥挤,每个系的报到处都是单独设立的,而我作为医学院的学生自然得去向来外人不愿意踏足的医学院走去了,沿途都有横幅,倒也没花多少时间。这是一栋老楼了,上面的残片断瓦向人彰显着它的历史,大大的医学实验楼几个字更是让人又敬又怕,都说医生是光辉的职业,殊不知,这光辉的背后也隐藏着无数的血与黑暗,医学,向来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词,扶人救命,医也,可另外呢?没人说得清。医学院所处的位置较偏,周围树木繁茂,原本吵闹的人群声在这里仿佛隔了一个世界,全都不见,三十多度的高温天,站在这里,反而觉得有一丝阴冷,我慢慢的走进的医学大楼,楼里没有我想象中的熙攘人群,恰恰相反,一楼的昏暗让人压抑,也许因为实验楼背光的原因吧,我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传到一楼的每一个角落,回音又不断地在大厅里波荡“嗨”突然间的一个声音从我背后想起,打断了我的思路,转头一看,一个样貌坚毅的男生面带微笑的对我说到:“你是来报到的吧?”我转过身来迟疑看着他,由于背光,他的身影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看着叫人止步,声音在大厅响起,平白增添了一些压抑的气氛,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容,总觉得让人有点不舒服,他望了望我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啊,对,请问你知道报到处怎么走吗?进来这里没看到人,不好意思,刚才有点失神”收起了心中的困惑,微笑对他说道。“哦,96级的啊,你是哪个专业的啊?”“麻醉”听到我的回答,男生眼底仿佛闪动了一下,一丝异样油然而生,起初,我以为这是对我能力的肯定,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深深的恐惧。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说。“那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他迟疑了一下。说话间,接过了我的行李,帮我拿了一些,“我叫方军,也是医学系的,比你大一级,是你的学长,负责接待新生,这几天由于学院由于在编入学生信息,所以有点忙,人少,当然,我们医学院其实人本身也不是很多,每一届,也就60来号人吧,加上你们,总共也就300来号人,要是遇到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说了这么多,你叫什么?”忙着听他说话,才忘记了自我介绍。“我叫李一,’“李一?女一?”他略带玩味的笑道。“......“一脸黑线我对这突如其来的调侃措手不及,倒也并未因此介怀,只是配合他做了个表情罢了。因为这个名字,谐音梗从小到大也被人玩的不玩了,这个倒是小巫见大巫了。“害,开玩笑,说到哪了,哦,对,学院人不多,新生的话,由于去年学院发生了一场火灾,目前正在修缮,所以今年恐怕都得分到旧区了””火灾?什么原因啊?那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到原本的宿舍呢?招生简章上不是说新区吗?怎么还没修好?”“这,,我就不知道了”被我一连串的问题卡到,他尴尬的笑了笑,道。“咦,到了。”方军似是解脱般地说了声,便跑去帮我查看入住信息了。而我也转过头去,面前门可罗雀地报到处倒是坐实了学院人少的事实,不过,人少也好,比起喧闹的人群,我倒是更喜欢一个人独处。“想什么呢?快过来签字领钥匙。”方军朝我喊道。抛去脑海里一切,我大跨步的朝着报到处签字区走去,签字处的照旧还是一个阿姨,一个波浪卷,一身衬衫服,板着脸,给人一种疏远感。“在这签个字”“哦,好的””咦,怎么是414?”看到了房号,方军皱起了眉头。旋即改口道:“没事,就是有点惊讶,414这个宿舍,就算是以前,住的人也是不多的,怎么把你分到了这里?”我略笑了笑,没理会他,接过了钥匙,转身朝着隔壁宿舍楼走去方军跟我打了个招呼,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便有事先行离去了。以后见面机会还多,倒也无所谓,反正他也把我送到位置了。一进入宿舍楼,又是一副昏暗的样子,比起之前的实验楼,这里更加老旧,漆黑的墙瓦,破旧的地板,进进出出的人也都是搬行李的,撕拉声各处,不过还好人也不多,大厅里有两台固定电话,可以免费使用,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天堂,96年,在当时,电话绝对是个稀罕物,大哥大正风靡全国,家里有一户,可以说绝对的富豪了,而固话,则相对来说廉价一些,不过也得去电话亭专门花钱打,属实不易。走了一天的我,拖着行李箱,现在只感觉头昏脑胀,楼里进来左转便是水房,每层都是这个样子,老楼的楼梯爬起来倒也轻松,不多时,就来到了四楼,一上来,便没有了之前的喧闹,往来稀疏的几个人把四楼缀染的格外的阴森,尤其是那个年代楼道里还没有灯,说不上来的诡异感。在农村,老人们谈起医生,那是一脸的羡慕,可听说要在死尸身上做实验,便纷纷色变。当初,我的父母也是又是期盼又是犹豫,不愿意让家里人犯难,毕竟,这是一个香饽饽的职业,于是我便踏上了这条路。医生这个职业,让人向往又让人却步。当我步入医学院,便不由得一股压抑感,可能是我奔波一天的缘故吧,顺着一个个宿舍的门牌号找去“嗯?”我停止了寻找的脚步,不对,怎么没有414,按道理讲,前面是413,那么下一个便是414,是我找错了?不知何时,整个楼道里的人都消失不见,昏暗的光线愈发添了层诡异的色彩,这里的白天像夜一样,一切都不正常!“咚!——”一声敲门声从耳边响起,踱步循声找去,一种压抑感从心底油然而起,越往角落走去,便越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实在忍受不住,向身后看了看,一如刚才的黑,方又向前走去,这看似不长的楼道,却走了好几分钟,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分裂了。终于,我走到了尽头,抬头,414三个醒目的数字嵌进门框里,暗红色让人不适,刚才的那种感觉,真实而又虚幻。当即也没管那么多,拿出了钥匙,伸入了略带锈迹的锁眼,用力转了几次,才把门打开。一开门,一股冷气便扑面而来,想是许久没有人住的原因吧。,里面四个床位,毫无生气地摆放在那里,我放下了行李,在房间里转了转,卫生间靠窗,正对卫生间门口的是一个大的换衣镜,上面道道的条痕彰显了年代,不管是墙壁,还是天花板都依稀可见裂缝,穿过卫生间,是一个阳台,虽然面向阳光,大暑天站在这里却并不觉得温暖,整个宿舍大致便是这个样子。找到了自己的床位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还好学校给每个人配备了一个柜子,和一张木桌子,这样一来,宽余了许多。锈迹斑斑的柜子打开比门还要费力,用力一拉,一张老照片从里面掉落了出来“松江市第三中学毕业留念?”“啊——!”一个头突然出现在我肩旁,慌乱之下叫了出来。“吓死我了,你是?”“你好,我叫刘楠,看样子你也是414的吧,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多多关照!”“啊,哦,你好,我是李一”还处在惊吓状态的我顿了顿,几经安定下来,我才仔细去看这新室友,刘楠,一个普通的名字配在她身上却显得格外不搭,高挑的马尾辫,白皙的皮肤,一身棒球服更加衬托了她的曲线,想必是无数男孩的梦中情人。“你的吗?”眼睛往我手中相片指了指“啊,不是,可能是之前的人忘带了吧”我把照片扔到了角落,塞进去了自己的东西。“其他人没来吗?”“其他人?”“是啊,一个宿舍四个人不是吗?”的确,倒是我蠢了......“没有,可能之后才来吧,别管了,先收拾吧,一会还要去缴费呢。”我笑了笑,催促道。她不可否置地抿了抿嘴,吐了口气也去收拾自己的行李了。“哎呀,爸妈,你们快走吧,人家都是独自来的,你们都跟我了一路了,我一个人可以的”门外,一个女孩背对着门娇气地抱怨道。她面前,一对中年夫妇,男的衬衫配西装裤,女的则是标准的旗袍装。“心柔啊,爸妈不是放心不下你,实在是这条件太差了,要不要爸妈去外边给你租一个房子?这样我们还能照看你,你看这里,又黑又破,待这儿混身不舒服”中年妇女噤声道。旋即瞟了瞟旁边的男子“啊,对啊,心柔,走,爸带你去住宾馆,凑活一晚上,明天就租一个房子。”两人就这样一唱一和,看的我和刘楠哭笑不得,怎么这么一对奇葩夫妇。“停——,爸,妈,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一定要独立,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赶你们走,你们快回去吧,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会在跟你们走了!”女孩厉声道,夫妇见不起作用,便也放弃劝说,摆头望见站在宿舍里的我们,又挤着女孩走了过来“你们好,你们是心柔的室友吧,我家心柔不懂事,以后就拜托你们照顾了,你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阿姨”妇女柔声说道,言语间充满了恳求。我哭笑不得“好的,阿姨”又经过了不知多久,才终于五步一嘱咐,十步一回头地把他们给送走了。“不好意思,刚才让你们见笑了,我爸妈就是这个样子。我叫秦心柔”秦心柔比起刘楠,二者最大的差别,就是刘楠独有的成熟自信感,秦心柔更多的是一种邻家小妹般的感觉,稚嫩溢于言表。不过也可以理解,这样子宠溺的家庭,又怎么养育出一个自我独立性强的女孩子呢?帮着秦心柔把东西搬进来,三个人翻上翻下地各自收拾好了床铺。

精彩评论(262)

  • 且暂放白鹿
    魅影站在不远,顾二人相认的这一幕,无奈扶额。
    2021-10-24 568
  • 画祗
    不见。计老心恻:「于是暴客之刀前,其有何法子?」
    2021-10-24 576
  • 微斯人也
    闻之,其时张小口,“我亦欲情侣套餐。”
    2021-10-24 271
  • 石头i
    胖益忧矣,曰:“鱼儿哥,此陈布是出了名的张跋扈,得罪于彼,
    2021-10-24 577
  • 匀城
    “政卿言,故我将专力于战舰之微上,特于行、动力统、护罩与武
    2021-10-24 258
  • 究四
    林大矣何鸟皆有。
    2021-10-24 815
  • 月下琴幽
    时过之灵甚懵逼,其不知何,遂突入矣此世界,得此巨柱。
    2021-10-24 134
  • 花弄情
    甚讨人喜,即一口江南音,言语不听。
    2021-10-24 922
  • 陀尊
    此一种不可说之异也。则两人今者也,裕固为南晋区区之一小将,
    2021-10-24 47
  • 中下马笃
    等我出时,见君之乘昔过,吾知危矣,此一身之可与汝无一。不过我思,
    2021-10-24 964
  • 陀尊
    “汝岂忘之乎?师之父曰,今环奈斯酒家得来一手也,即杀冈田之妙,岂其?”
    2021-10-24 435
  • 石头i
    虽食不至枣泥糕有微恨,不过楚洲犹十分惬意,有心与他娘磕衔起:“娘,
    2021-10-24 200
  • 文清墨
    当其入衣冠问,明拂妆台和墙排之衣柜一,且凡属宛佟之所在,
    2021-10-24 932

目录

佐藤遥希番号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