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良小说网

第一章邪剑十二

分类:现代言情 人气:59499 更新时间:2021-10-21
旭日初升,金色的阳光透过厚实的硕大云层化作一条条的绚烂光束照射在晨曦微露的大地之上。清新空气透鼻入喉,晨光熹微,如同棉花糖似的白色云彩随风飘动。新的一天,来了。明月大陆,西州,丹朱城,姜家。姜家人口不多,也就两百来人,与朱家分割了人口仅有一万左右的丹朱城。姜、朱两家是此城的霸主。在姜家宫殿般金碧辉煌的府邸中,一座小房内,房中空无一物,外表光鲜,内在却有些陈旧,地板光滑又布满道道纵横交错的痕路,像似累月经年被什么器刃刺出来的。裂痕密布的地板上盘坐着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年一袭白衣,披肩长发,他相貌堂堂,剑眉入鬓,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放在腹前,双眸紧闭,呼吸有序平稳。少年名为姜辰,姜家家主姜长生的儿子。刺目地晨光透过纸质的窗户射了进来,刚好有一缕微弱地的阳光打射在姜辰的半边脸上,每一次呼吸间,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他周围的虚无空间中则有一缕缕动荡的气流被他吸进体内。这并不是空气!而是天地间一种神秘莫测的气体…元气,命器师提升修为的必需品。悄然无息间,姜辰紧闭的双眼突兀睁了开来,双眸略显清凉,纯净如水,随即双眸微微一眯,宛如体内某处地方正在极力一震。顷刻间,姜辰身体表面的虚无空间骤然动荡起来,像湖面震动了一样。“铮铮!”一声声回荡的剑鸣从姜辰体内绽响,在寂静的小房内显得尤为响亮,身体周围的空间动荡更加地强烈。忽然间,一把接着一把赤黑的长剑从他身体周围动荡的空间中窜了出来,犀利的剑气刹那间笼罩整个小房间,剑鸣络绎不绝。十几息后,姜辰周围被十一把赤黑的长剑围绕起来,十一把长剑呈竖立形状,围着他旋转不止,无声无息的剑气将木质的地板斩出一道道剑痕,木屑飞溅。姜辰眉毛跳了跳,深吸一口气,十指飞速捏动,几息后,坚喝道:“结!”“嗡嗡!”十一把长剑蓦然震动,密集的剑鸣声动荡在耳际,恍惚间,十一把赤黑长剑队列中多了一把虚幻的长剑虚影。见到若有若无的长剑虚影,姜辰明亮地双眸中掠过一抹喜色,十指捏动,刚想进行下一步动作,殊不知长剑虚影突兀炸裂开来,连带其它的十一把赤黑长剑如同烟花一样消散在身侧。“呼!”姜辰脸上略显失望,两颊不知何时已经滑下了点点细汗,晃了晃脑袋,苦笑道:“不进入小器阶,看来现在的元气还是无法结幻‘邪剑十二’的第十二把邪剑!”姜辰清凉的眼眸中以失望之色居多,右手微微一张,一把戮气缠绕的小形长剑出现在他的掌心中,缓缓旋转着。“为什么你是剑形态呢,为什么你不是焚天炉,为什么!”姜辰注视着掌中细剑,细剑非常精致,一指来长,剑柄犹如金丝盘缠,点点金光闪烁,剑身如同寒冷铸造,晶莹剔透,丝丝寒气铺开。这是他的命器,诛仙剑!名字倒是霸气,可是在这以稀罕命器为尊的明月大陆,命器的名字根本就是个虚构,与命器本身的强悍与否没有任何关系。明月大陆,一个以器为尊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器,命器形态各异,越是稀罕少见的命器,越能在明月大陆中站稳脚跟,像剑、刀、矛头…这种命器,在明月大陆中非常常见,说它烂大街也不过,根本无法立足,连进入大器阶的资格都没有。这种命器,小器阶九印已经是它们的顶峰了。命器的形态一般是遗传自己的双亲,姜辰遗传了母亲的诛仙剑,姜家一脉真正的命器却是焚天炉,属于罕见形态的命器。命器分为三大形态,自然形,罕见形,普通形,姜辰的诛仙剑连普通形都算不上,而是普遍形。三大形态,自然形的命器在明月大陆上几乎没有,能拥有自然形命器的人可是天生至尊,修炼一途,一路高歌,罕见形的命器,无一不是会成为威震一方的绝世强者,焚天炉就是这种形态,而“统治”明月大陆的命器则是普通形,因为其它两形的命器实在太少见了。丹朱城姜家只是无尽岁月前从西州皇城姜家分出来的散支,几百年来,仅有一个人觉醒了姜族真正的命器焚天炉,那个人正是姜辰的死对头,姜维。其他姜家弟子再差,觉醒的命器也不会是普遍形态,姜辰这堂堂一个姜家少家主,却觉醒了剑形态的命器,十六年来,可是受了不少家族内的冷嘲热讽,窥视他少家主之位的人,可不在少数,姜维就是最明显的一个。姜辰收起诛仙剑,干笑道:“五天后的家族比试后,恐怕要拱手相让少家主的位置给姜维了,可惜,连累了父亲。”“连凡阶器术都无法修炼到极致,停留在器醒阶九印已经半年了,依旧无法进入小器阶,普遍形态的命器真的如此不堪呢!”姜辰站起身子,缓缓伸了一个懒腰,他实力已经停留在了器醒阶九印半年,没有一丝进展,‘邪剑十二’只是最底层是凡阶器术,他修炼了三年,只能结幻十一剑而已。命器修炼一途分为九大境界,三阶、三境、二至、一圣,每一个大境界又分为九印,丹朱城人们最普遍的实力,一般都在器醒阶,小器阶,而大器阶的强者,丹朱城十指可数,大器阶以上的强者,这里根本没有。“别说能不能进入大器阶了,连进入小器阶都这么难,姜维早就进入小器阶了,普进不了小器阶就无法修炼功法,没有功法,还谈什么命器修炼,元气根本不够用,唉!”姜辰摇头叹息,缓缓将房门打开,仰着晨阳深吸一口气,仿佛空气之中也带有不少‘元气’。姜辰房间外是一个小花园,百花齐放,争艳不已,虽说他的诛仙剑有些不济,怎么说他的父亲也是姜家家主,住的地方好一点还是行的。姜辰洗漱一番后,徐徐走出了自己的小花园,来到一片竹林之中。随风摇曳的密集竹林下是一个石块堆叠的平台,虽是清晨时分,平台上却站了不少姜家的弟子,每一张清涩的小脸上皆布满了滴滴汗水,脸色微红,喘着粗气。这是姜家的青竹林和演器堂,每天都会有不少姜家弟子在其中比试交流,这些弟子是姜家新一代的血脉,与姜辰年纪相差无几,他们的命器各异,有的是木桶、纸张、长棍,更夸张的连椅子形态的命器都有。现在的丹朱城姜家仅有姜维一个人的命器是焚天炉,是明月大陆庞大的姜族自古以来的命器,他是姜家的宝贝疙瘩,丹朱城姜家能不能受到姜族的重视,就靠他了。当然,无论是那一种命器,都要比姜辰的诛仙剑要好,剑形态的普遍命器已经到了人人嗤之以鼻的地步。姜辰扫了一眼平台上的几十名姜家弟子,发现他们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纷纷停止手上的动作,目光怪异地看着他,有的弟子更是交头接耳起来。目光移到这些弟子前方的一名少女身上,少女一袭轻纱长裙,长裙将她窈窕身姿衬托得非常妖娆,五官精致略带几分可爱,肌肤仿佛触及可破,整个人勾人心魂,她站在那里,就是演器堂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叫姜娇娇,是二长老的女儿,是姜辰的堂姐,在姜家,只有她对姜辰没有任何偏见和嘲讽,两人是非常要好的姐弟。姜家除了姜维,唯有她颇受器重,命器也算少见,但还没到罕见,是一把梳子,实力已经是器醒阶八印,直追姜辰和姜维,假以时日,进入九印乃至小器阶不是任何问题。“他又来了!难道又是来窥视我们修炼么?”“啧啧,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他虽然命器是剑形态而已,但他的天赋并不差,比你们更胜,只是命器的原因,受到了一定的压迫。”“他是来找娇娇姐的吧,一个躲在女人和父亲身后的废物,倘若不是家主,恐怕他早就被赶出姜家了,剑形态的命器真丢我们姜家的脸。”“呵呵,如果他的命器不是诛仙剑,该走的人会是我们,他的修炼天赋可是能与姜维一拼高下呢。话不能说得太尽。”姜辰对这些所谓的兄弟姐妹话言充耳不闻,亦可说,他已经习惯了这些冷嘲热讽,对着姜娇娇点点头。他对这些话不在乎而已,姜娇娇可不是那样想,两人是交心的朋友,她当然不会让人在自己面前对姜辰出言不逊。姜娇娇蹙起柳眉,精致小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冰冷如雪,红唇微张,叱斥道:“你们想死么?再说一句试试!”姜娇娇霸道的话音一出,整个演器堂刹那间寂静无声,几十名弟子浑身一震,低着头,闭口不谈,不敢再出一句声,有些弟子更是冷汗直冒。“再让我听到一句对姜辰不逊的声音,我会将你揍得浑身骨折,你们信不信。”姜娇娇扫视一圈演器堂,见无人敢与己对视,非常满意地拍拍手,道:“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随即,姜娇娇非常强悍地推开人群,向姜辰走了过来,晶莹下巴微扬,傲娇不已。姜辰无奈地摇摇头,手掌轻拍脑门,满脸嫌弃,自顾地走到竹林中坐了下来。姜娇娇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像头驴,性格像个男子汉,活生生的女汉子,娇艳的外表下其实是隐藏有一个男人的心。一阵香风袭来,也不管地面脏不脏,姜娇娇一屁股的坐在了姜辰身侧,上下打量了一下后者,轻笑道:“成功结幻第十二剑了么,修为有进展吗?”姜辰干笑道:“还是老样子,五天后恐怕会丢父亲的脸。”“不要太灰心,可能有奇迹也不一定呢,以你的天资,进入小器阶是迟早的事!”姜娇娇虽然在安慰姜辰,但璀璨的眸子中却有几分暗淡,她知道,就算后者进入了小器阶,也进不了大器阶,天赋再惊人,诛仙剑却羁绊了他。“奇迹么?那有什么奇迹,都说我的天赋异禀,现在却卡在九印半年了!”姜辰面朝竹叶密集的天空,叹息说道。“呐,这就是奇迹!”姜娇娇纤手伸到姜辰面前,手中有一杖如同钻石一样璀璨的晶石,在稀疏阳光照耀下,闪烁绚烂的色彩。

精彩评论(601)

  • 九把火
    办公室门关上后,许曼歌往上一仰椅背,抱臂一副□者,
    2021-10-21 327
  • 方想
    林平之侧耳而听其剑势路,而令狐冲此剑是一寸寸之徐徐投去,彼闻无声?
    2021-10-21 371
  • 龙飞有妖气
    张村正顾转而内行之少,亟与之上。
    2021-10-21 735
  • 只爱瞳青青
    适女亦须深思所及何灿谈别的事。
    2021-10-21 467
  • 喵道士
    “无何。”墨唯一,“你帮我再拿一睡裙乎。”
    2021-10-21 423
  • 凶残的香蕉
    寇仲曰:「大小姐要我为汝杀其三人?」
    2021-10-21 563
  • 时光圣典
    而若自行化灵,败矣,其道则崩矣,其不能复辈继矣。
    2021-10-21 463
  • 秦廊
    噫,豪哥儿之事得议议,且说,今日什亦不能言,干问父言,诸将请客,
    2021-10-21 929
  • 北纬七十六度
    “是——”刘妈言复止,笑道:“清浅小姐,归乎!。”
    2021-10-21 925
  • 身在福中不知福
    “好。”洪宝玲亦以为然,于是点头。
    2021-10-21 465
  • 马一角
    而苏宇知,即其击杀其人之前,初崩之百道!
    2021-10-21 945
  • 慕容俊彦
    “吾为尔计。”温泽昊再言。
    2021-10-21 774
  • 老张头
    乃悟前一段日,中京市陈家来人约林鱼在帝爵酒会,盖以忧,其自亲矣林鱼,
    2021-10-21 776

目录

佐藤遥希番号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