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良小说网

第一卷一凤一凰第一章平凡

分类:美文名著 人气:68706 更新时间:2021-12-01
“爷爷,我父母呢”。这句话十九年了,我都忘了我问了多少遍了,反正从我记事我就没见过我父母,除了我爷爷和我有关系的我一个都没见过。我眼前一个年过半百,手里拿着烟枪,现在虽然烟枪已经跟不上时代,就连和我爷爷类似发小的七大爷都把烟枪扔了换成了一根根的香烟,可我爷爷依旧不舍把烟枪扔了,可能是因为怀念吧。我爷爷听我又问起,刚开始还打我,可现在就懒得打我了,唑了口烟憋了我一眼,也没回答我,又问道“暑假没几天了,等你上了大学我就告诉你”。我一听这话,心里一阵鄙夷,因为我上小学、初中的时候,我也问过,我爷爷也就是这样说的,可他是我爷爷,他什么脾气我可知道,软硬不吃,我要硬问,可能还得揍我一顿。“小李子,快快快,钱叔在村后撒鱼呢,我们去看看,搞点鱼晚上喝汤”。我刚想说话,我家门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推开门边走边喊着:“快快快”。我看了眼爷爷。爷爷对我微微一笑“去吧,嫩条大的,我也有点馋了,晚上想喝点鱼汤”。我一听这话,心里一喜,心想喝多我好问话,点了点头“好,我顺带买点酒,晚上咱爷俩喝点”。我爷爷那看不出我得心思,起身拿着烟枪就是往我脑袋上就是一下,瞪着眼“混小子,嫌我活得长,还是怎么滴,要是嫌我活得长,买两缸,咱俩一起死”。我心里一紧,连忙摆手,我可不想触霉头,连忙道“我先走了啊,爷爷”。说着,我拉着疑惑看着我的刚子。一出门刚子就看着我“怎么了,李子,你又惹你爷爷了”。我白了他一眼“怎么得,你也想喝两口”。刚子一摆手“哪能,你爷俩感情多好,全村人都知道,我咋能抢你的酒喝”。刚子,名叫崔刚,我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也可以说是我表弟,他爷爷和我爷爷是拜把子兄弟,从小到大都是一副大个子,村里我们这般年纪的都怕我们俩,至于为什么,脱他们裤子往里塞泥巴,等等不好多说啊。说完,刚子一下拉住我的手腕“别墨迹了,快点吧,要不然抢不到好的了”。我一听,也起了兴趣,可以一想爷爷说他馋了鱼汤,我转脸往回跑,说道:“刚子,你先去,多能两条,我回家拿麻袋子去”。刚子一听,笑道“嘿,你小子是想抢大头啊,好,你快去快回”。我们本就没走多远,很快我就来到了家门口,可一到家门口我就眯了眯眼,原本院子里的大黄狗,被爷爷挪到了外面。这是家里来人了。我爷爷把我从小养活,还有个职业就是算命的,这事我也知道,可我爷爷从来没在我面前给人算过。这事是除了我父母我最好奇的事了。其他的就是这个大黄,一般大黄狗几十年就得归西,可我家这个从小陪我长大,依旧神采奕奕,看不出来一点毛病。“来人了,我刚走就来人,爷爷这是算好了啊”。说着,我摸了摸眼巴巴看着我的大黄的脑袋说道“大黄,来了几个人”。大黄呜咽一声,声音很小,但我能听到笑了笑。慢慢推开门走了进去。走到了院子一旁扔杂货的地方准备拿一两个麻袋就走,不想惹爷爷生气。“李汉生,你孙子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可我准备要走,可这一听,李汉生不就是我爷爷吗,我在一打量说话这人的声音,应该也是个年过半百的老者,可这声音陌生,也不想本地人的腔,但也差不那去,说明说话的也是个本省的人。一听是说关于我的,我也提起了兴趣,走了两步蹲在了墙角,支棱起了耳朵。“呵呵,他现在就一平凡不能在平凡的人了,你们还想怎样”。说着,我听见爷爷磕了磕烟枪。淅淅索索的像是在吸烟,一口抽完,我没听见那个外地人说话,而我爷爷接着说道“你暗地里又不是没看过他的命格,虽说这年他有一劫,可人谁没有劫呢,大劫、小劫、死劫不管什么劫,都是天意,我李家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你回去吧,我看过了,我孙子就一平凡人的命,一生碌碌无为,娶妻生子,会安安稳稳的过一生”。我听的迷糊,什么,生劫死劫,我想不明白。我还在想,那个外地人则是冷冷一笑:“李汗生,你不妨再算一卦,看看,看完之后你在说话”。我爷爷没搭话,我在外面仿佛都能看见俩人的火气味十足。没多久,我爷爷叹了口气,像是妥协了,没一会我就听见了什么摇动的声响。随后一直没声响,不知道的我还以为两人走了呢,可我刚开始疑惑,爷爷那惊讶的声音喊道“这,这,离三坎,生死劫”。“呵呵,怎么样李汉生,离,现在大暑快要夏至,至于三坎,我不信你看不出来吧”。我听得脑子里是一阵迷糊啊。什么大暑夏至的。“三坎,三坎,坏了,坏了”。“呵呵,相比你已经知道了,你孙子现在处境可不怎么好啊”。忽然我就听见爷爷站起来的声音,我一惊,拿起麻袋,看着我家本来就没多高的墙头,上学时喜欢锻炼,这点臂力还是有的,手一趴,一用力,直接翻了出去,向着村后的大鱼塘跑去。虽说在村后,但这鱼塘也有了四五十年的历史了,那时候村子穷,就揍钱嫩了个大鱼塘,那看去就像湖泊一样,很宽很长,挖的也很深,说是怕人偷鱼,挖深点,网撒不下去。也怕小孩子调皮捣乱掉进去,就建在了村后两三公里外的树林里,可我这一跑就是十几分钟,才看见那围满人的鱼塘,大老远就看见钱叔站在渔船上,撒着网。而刚子也看见我跑着过来,迎了上来,哈哈一笑“急什么,急什么,我也跑着过来的,不急,钱叔的第一网才下”。我对刚子一笑,就看向了撒网的钱叔,脑子里满是爷爷和那个人的谈话,我这一想,脑子像是开窍了一样就想到我父母身上。“难道,他和我父母有关”。刚子推了我一把:“嘀咕什么呢,快看,钱叔把网拉上来了”。我回过神,也是看了过去。刚好就看到离岸边十米远的钱叔把网拽了上来,我看见他手臂上青筋暴起,可能有很多鱼吧。我刚想到这,周围人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那是什么,老钱捞出什么了”。我也看见了,一块红色的东西,隔着水面我看着一片红色的东西正在慢慢浮现。我心里好奇,心智迷迷糊糊着慢慢的向湖边走去。随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那个好像是棺材,快跑啊”。随后人群像是炸了一样,都是急忙往后退着,我像是迷糊了一样,眼直勾勾的看着棺材,可不知道谁急忙逃走,一手按在我肩膀上,往后一扒拉,我一顿,一下就滑进了水中。

精彩评论(694)

  • 东雨辰
    见其身如离弦之矢直之起,带起汹涌之风。明
    2021-12-01 125
  • 夕醉朝歌
    朝堂当,谓非清世,然而,如此之势,倒也不差。
    2021-12-01 245
  • 为陈
    想了娇憨慧黠之红月,亦令念矣西淇,我叹了一口气,将链坠挂颈上,
    2021-12-01 861
  • Le华子
    风亦飞倏变方,电从隙地一冲而去,出重围,适见眼前有一横巷,
    2021-12-01 726
  • 华表
    “或者我今也犹卑矣,不知传中之十五级,可谕久之秘?”
    2021-12-01 886
  • 月下高歌
    虚虚实实,均矣。无尘展“追魂夺命剑”,
    2021-12-01 13
  • 丹晨
    刘裕眉道:「是何言??」
    2021-12-01 711
  • 执笔点姜山
    赵定理颔之,因言日:“今日已莫矣,汝勿拖之太晚。”
    2021-12-01 138
  • 空忍
    苏裕景笑渐深,“式礼之龙凤衫,一次性则制己袭,不知你是自己用,
    2021-12-01 723
  • 潜龙坠渊
    方今圣眼顾恒亲王至京矣,将逃亡,谁人知,周礼?,夹攻恒亲王始,
    2021-12-01 751
  • 歪倒
    及门开,騑騑顿起,家兄之衣领揪,“你给我过来。”
    2021-12-01 750

目录

佐藤遥希番号连接